首頁 書報攤 報告內文
謝金河:巴菲特天降神兵的熱效應

2022/11/25 提供機構:先探週刊
字級設定:

【文/謝金河】

趨勢的轉折,常在微妙之處產生!今年全球股市在CPI衝高、俄烏戰爭又加大通膨壓力的情況下,美國Fed展開暴力式升息,全球股市除了東協、印尼及印度少數國家逆勢走高外,都出現非常巨大的下跌,尤其是捲入兩大國美國與中國晶片戰爭的半導體產業。

跌勢形成之際,股市像山上石頭滾下來,跌勢一波又一波,像費城半導體指數從四○六八跌到二○八九,一下子幾乎腰斬。到了最近,大家發現Nvidia股價從一○四.一三美元急漲到一六九.九八美元,瞬間彈升逾五成。還有領軍下跌的費半指數到了低檔,九月KD指標交叉向上,似乎提前結束空頭市場的頹勢。

多頭反攻最有機會的一次

這當中最強力表態是道瓊指數從二八六六○彈升到三六九八七,不但完成九月KD值交叉的多頭排列,而且成為空頭市場中率先突破年線的市場。美國股市在四、五月面對通膨壓力,道瓊從年線滑落下來,到了八月又反彈上年線,但很快又出現一波破底式大跌,這次各條均線除了年線仍向下彎外,所有均線已轉正,這是多頭反攻最有機會的一次。

台股以半導體產業為主,今年以來,美國對中國祭出晶片戰,從不准到中國投資半導體廠,又對二八奈米以下製程設限,接著晶片四方聯盟,到EDA不得賣中國,後來又有GPU、AI晶片高築壁壘。到了十月七日美國商務部祭出最嚴厲的制裁手段,包括先進製程產品及設備不得賣中國,同時也限制持有美國護照的美國人不得在中國半導體公司上班,這個一刀切對產業衝擊非常大,像台灣的IC設計公司、營收一○○%來自中國的金麗科從最高六一五元跌到一一五.五元;中國比重很高的譜瑞KY從二二四○跌到五七四元;祥碩從二四五五跌到五四六元。過去很多台灣業者都走灰色地帶,這回都面臨選邊的壓力。

美國商務部禁令對台灣半導體產業衝擊極大,台股在十月的跌勢也十分驚人。以最具代表性的台積電為例,十月九日張忠謀先生接受CBS訪問,強調如果經濟福祉是那個人首要之務,他們會避免攻擊,如果那個人執意入侵台灣,一切都會毀滅。張忠謀先生很少把話說得這麼直白,等於直接向「那個人」說,如果你打台灣,一切都會毀滅!

半導體股全面大進擊

受到這個談話影響,台積電股價在十月十一日單日跳空下跌重挫三六.五元,收盤是四○一元,導致台股也大跌五九六.二五,收盤一三一○六.○三,這個現象意味著台積電一直以來都是護國神山,台積電股價下挫,台股也會跟著大跌。

如果以十月十一日的台股重挫為標竿,這回台股有如天降神兵一般,十一月十四日一大早,資訊傳出巴菲特波克夏A股首度把台積電ADR列入投資組合,波克夏在第三季斥資四一.二億美元,買入六○一○萬股ADR,約占台積電發行股份一.四%,是第五大單一股東。這個消息出來後,廣受華爾街重視,台積電ADR盤後交易大漲逾六.八%,台股也歡欣迎接巴菲特入股台積電ADR的喜悅,而且,巴菲特驚天一擊,也帶動整個半導體族群全面上漲。

十五日道瓊只小漲○.一七%,但費半指數卻大漲八二.五六點,台積電作為費半最大權值股單日大漲十.五二%,收盤是八○.四六美元,UMC ADR也大漲五%,收在七.五八美元,日月光ADR也上漲三.○三%,ASML也上漲三.四%,AMD大漲三.八六%,Nvidia上漲二.二八%,這個半導體全面大進擊,對台股帶來正面的助力。

今年台股從最高的一八六一九跌到最低的一二六二九,足足跌掉五九九○點,這是一個十分激烈的跌勢,台積電的股價從六八八元跌到三七○元,整段跌幅達四六.二%,在美國的ADR從一四五跌到五九.四六美元,跌幅高達五八.九六%。巴菲特這次出手,以九月三十日最後一個交易日收盤六八.五六美元來概算,總共斥資四一.二億美元,這個大動作,瞬間讓台積電股價大漲。

十一月十五日台積電大漲三五元,收盤四八○元,這個跳空大漲跟十月十一日的三六.五元跳空下跌正好成了對照組。對台股而言,巴菲特有如天空降下的神兵,對台股產生甘霖的效果,這當中至少產生幾個大的效應,一是台股有了台積電領軍,一八六一九的五九九○點大跌勢,可能已告一段落。有人推敲巴菲特第三筆買進的成本價大約在八○美元左右,十五日美國ADR收在八○.四六美元,正好在成本價附近,以巴菲特的個性來看,未來台積電的股價空間不會太小。

美中角力 股神加持台灣

巴菲特投資以美國為主戰場,在亞洲的投資不多,最早是買入中石油,那個時候在九七回歸不久,巴菲特每股成本約一港元附近,後來油價大漲到一四七美元,巴菲特在○八年前後逢高賣出,換股買入比亞迪H股,比亞迪股價從六港元大漲到三三三港元,巴菲特的平均成本約八港元,持股約二○%,這次比亞迪大漲到三三三港元,巴菲特開始賣出比亞迪,持股降到十六.六%左右,看起來巴菲特逢高調節心意未變,這次賣比亞迪、買台積電,背後意義非同小可,尤其是紅色媒體人大力唱衰台積電「去台化」的關鍵時刻。

二是巴菲特在亞洲最得意布局是二○二○年疫情爆發後,他悄悄買入日本五大商社股票,像丸紅那時候只有四五六.二日圓,如今是一四三六.五日圓,至少已漲兩倍;伊藤忠是從一九七○日圓大漲到四二九七日圓,至少漲兩倍多,而且股價仍持續創新高,住友商事則是從一一一四.五漲到二二三八.五日圓,三菱商社是從二○九四漲到四八四五日圓,漲幅都超過兩倍。

本文由先探投資周刊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