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報攤 報告內文
徐浩哲獲宏硈郈鴗H、Sony投資,產品攻進Google

2021/10/13 提供機構:商業周刊
字級設定:

 

跟馬斯克學瘋狂解題 台灣工程師創手搖茶機器人

?李雅筑

(來源:Dreamstime)

是誰有這樣能耐,讓特斯拉、蘋果、Google、星巴克、可口可樂等中高階主管,統統放棄優渥薪水,加入一家名不見經傳的新創公司?

不僅如此,包含宏硈郈鴗H黃少華、美國最大餐飲設備商米德爾(Middleby)、日本Sony、統一國際、六角集團都是他的投資人。

來自台灣、年僅33歲的徐浩哲,靠著一個大膽的創業夢,打動了他們。

曾經,他是特斯拉早期極少數的台灣員工,2013年加入擔任製造工程師,之後晉升為電池部自動化生產經理,掌管30條電池產線、管理20多人。在那裡,他每週與特斯拉創辦人馬斯克(ElonMusk)開會。

從小熱愛解題過程

搶進頂尖企業觀摩最強者

2017年,他卻毅然辭職創業,在矽谷成立百睿達,將特斯拉的自動化流程導入手搖茶產業,耗資4億元研發出手搖茶機器人,透過茶飲、焦糖等12種原物料的排列組合,可提供40多款飲料選擇。

他的夢想是:讓手搖茶機取代可樂機,輸出全世界。

外觀看似是一台飲料機,但只要按下螢幕點餐,短短15秒,不論是蜂蜜檸檬、芒果燕麥奶等各種飲料,機器人就能製作完成。該機器人目前採買斷或租賃制,訂單數破千,打入全美近3百個據點,包含海底撈等連鎖餐廳、賣場、機場,甚至Google總部等。今年累積訂單金額超過1千萬美金(約合新台幣28千萬元),預計2年內在美國上市。

Sean(徐浩哲的英文名)的學習力非常強,hardworking(用功),有點像馬斯克,瘋狂、投入、專注的特質。」璞石晶華創投執行合夥人林照峰形容。

他是誰?憑什麼年紀輕輕就讓業界關注?

從小,好奇心旺盛的徐浩哲就是個發明家。即便父親是台中名醫,卻沒有限制他的發展,而是鼓勵他探索,他從國小就參加發明展,就讀交通大學時,他鑽研機器人領域,研究到成癡的地步,一年參加超過30個創業、行銷、設計等比賽,光是一年獎金就賺進了上百萬元。

「我很喜歡一步步解答問題的過程,很好玩。」他說。

他心中一直抱有創業夢。大學畢業後,他曾連續創業,但始終無法商業化,這讓他體認到,發明和創業是兩回事。於是,他決定到美國念書、進入頂尖企業,因為他想解答:全球最強的人,都是怎麼做事?

為了搶到頂尖企業門票,在密西根大學攻讀碩士時,他前後投了上千份履歷,最終拿到亞馬遜、戴爾等機會。為何會選擇特斯拉?「因為當時它最像新創,一切都剛起步。」

在那裡,他見識到了馬斯克的狂,面對速度快、不斷變化的工作環境,他享受挑戰,不到30歲,就掌管兩千萬美金的產線預算,之後參與打造Model3產品。

當時,眼看手搖茶在美國崛起,他賣掉特斯拉的股票投資手搖茶店,卻發現該產業的一大痛點,點燃他的好奇心。原來,在美國開一家手搖茶店,人力成本竟占營收4成,高於其他國家10個百分點,再加上飲料操作繁複,員工流動率高,業者不堪其擾。

於是,他在矽谷創業,邀請擁有機器人背景的郭武洲加入團隊,兩人開始研究手搖茶機器人。但卻發現,這並不容易。

原本,他們想開設無人店,研發煮珍奶機器人,或是打造機械手臂機器人,但發現建置成本過高,難量產,產品品質也並不穩定。

綜觀台灣手搖茶的自動化進程,鮮少有成功規模化的案例。這是因為手搖茶的製作複雜度高,有糖分、冰塊等客製化需求,目前多數是採用機械手臂輔助,但都僅限於小規模測試。

不過,徐浩哲一次回台,改變他的命運。他與宏硈郈鴗H黃少華碰面,對方看中他的資歷與熱情,鼓勵他持續研究自動化,更成為他的天使投資人。

「如果這可以解決產業痛點,就有存在價值。」黃少華用自身經驗鼓勵他,如同1988年,宏盓賳禤a用機器人,並花了3040年將電腦應用從工業走向商用領域,如今餐飲業也迎來轉型,商用自動化將是10年內的趨勢。

事實上在疫情後,餐飲業面臨缺工,加速了自動化進程,機器人廚師崛起。根據世界經濟論壇最新調查,有43%的業者希望用新技術降低雇用勞工的人數。

乘著大趨勢,近年來,徐浩哲招兵買馬,並將題目轉向:打造自動化手搖茶機器人,瞄準餐廳和賣場等市場。

他們從零開始,拆解手搖茶店的操作步驟,其中,最核心的關鍵技術,就是讓蔗糖、焦糖和蜂蜜等濃稠液體能順利從機台發出。原來,由於這些原料黏性高,市面上機台很難處理,只能靠人工。他們卻能提供濃稠度是一般可樂糖漿約兩百倍的蜂蜜等原料。

而且,這機台看似簡單,卻是整合軟體、硬體、韌體、原物料、食品安全等5大領域,得要跨界整合。為此,他們嘗試至少10種突破技術,目前機台更新到20多個版本,取得100多項專利。

八二法則落實創意

食安最用力,其他快速迭代

「這別人很難學,我們技術至少領先業界67年。」徐浩哲說,快速迭代的能力,是該公司崛起關鍵,也是他在特斯拉的所學。

在這裡,從創意發想到落實,100天內就得完成。為了求快,他們工作採取「82法則」,一件事只花2成時間去做到8成即可,其他時間拿來做更多事,拿捏成本和時間的平衡。

徐浩哲解釋,這代表必須排好優先次序。「就像2015年時,特斯拉的車子歪到不行,因為馬斯克給出期望值,電池安全100分、性能80分、其他60分……這才動得快,我們也是,食品安全100分,其他就90分、80分,再持續優化。」

仿效矽谷的學習文化,也成了這家新創的DNA。曾經管理蘋果供應鏈、目前擔任百睿達總經理的張詠翔說,為加速成長,每月員工可請假一天學習。「公司的成敗就是人,我們把業界不同經驗的人聚集,要提供機會讓他們探索,激發創新思考。」

想扭轉台灣代工文化

供應商文化衝擊是一大挑戰

他們的願景,是要讓這台機器人從設計研發、生產製造、茶飲原物料供應,都有台灣的名字,扭轉長年代工文化,開啟手搖茶新市場。

林照峰分析,該商業模式有兩大優勢:第一是應用場景多元,機台能放在任何地方;第二,各機台消費數據將成為大數據資料庫,掌握該地區的消費習性和口味,能幫不同用戶分析適合飲品。

未來,這會威脅到手搖茶品牌嗎?「我們會是競合關係。」六角董事長王耀輝坦言,去年該公司開設科技示範店,用機械手臂搖珍奶,卻發生訊號不穩等問題,計畫暫緩。之後他們找上百睿達,購買機器人放在門市,減少員工操作步驟。

王耀輝解釋,未來,隨著機台數增多,手搖茶產業將被顛覆,他們將不只是透過門市擴張,也有機會透過機器人來加速布局市場。

但也有同業認為,台灣手搖茶產業是透過多樣化的產品提升品牌價值,讓台灣餐飲文化站上國際,機器人僅能取代部分人力,但無法傳遞文化底蘊。

事實上,對百睿達而言,文化衝擊,也正是他們所面臨的挑戰。

「我們去找供應商,他們談茶道,說一定要當天現泡,要3個小時……但在我們眼中,現在技術已經很好,超商的冷泡茶和手搖茶,你盲測根本分不出來。」徐浩哲坦言,要讓供應商跨越心理關卡,是一大考驗,甚至台灣許多電子大廠對新創仍抱有懷疑,要找到產能足夠的代工夥伴也是挑戰。

科技與溫度,永遠是餐飲自動化的兩難思考。徐浩哲不灰心,更激發鬥志,「10個投資人裡,有8個人會說,我們這條路滿難走的……但是,如果太簡單,就不好玩了!」

本文由商業周刊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