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報攤 報告內文
台灣生技不能停留在代工思維 大膽迎接「基因解碼」爆商機!

2013/02/01 提供機構:金融家
字級設定:

文/呂銘鋒 博士

2012是非常有趣的一年,為了一個古老的馬雅預言,把大夥兒搞翻了,各種預言、策層出不窮,讓人目不暇給,精采萬分,最後當然是跳票了。

生技界剛好在去年也是亂哄哄的不遑多讓,原本預言多時在2012年底要推出1000美元即可將你我身上基因全部定序的最新基因定序設備,結果也是跳票了!雖然與國內媒體批評政府生技政策跳票無關,但是這事件的科技內涵,以及未來對你我健康醫療保險影響之深遠,恐怕是現在才開始要發酵而已。

倘若以上個世紀八十年代,由Genentech、Amgen、Biogen、Cetus、Chiron等公司打響了生物科技的第一砲,運用重組DNA技術作出一個又一個的蛋白質藥物,在人類藥物發展史上寫下了嶄新的一頁。原本以化學製劑為主的跨國性製藥集團再也無法抵擋這樣的浪潮,紛紛加入蛋白質製劑的陣營。同一時期,單株抗體的研發如火如荼,但始終無法發展成為產品。先是量產的問題,一直無法大量生產,等到生產問題解決之後,又發現非人源抗體可能造成的嚴重副作用,影響部分藥物在上世之後,又遭FDA下架,可說是多災多難。然而在這些問體得到解決之後,人源單株抗體上市成功,快速成為癌症治療的主流,也是一般人所熟悉的「標靶藥物」,成為人類在對抗疾病中重要的利器。在人類醫療史又開啟了新的樂章,即使可怕如癌症也似乎在隧道的盡頭看到了曙光。不過凡事有一好未必有兩好,就算是這麼好的藥物,也非每個癌症患者皆可使用。

hspace=0

由表一可知,目前主流的癌症藥物並非對每位癌症病人皆有效。以治療乳癌最有名的Herceptin為例,這是目前Roche/Genentech的當紅炸子雞之一,也僅對乳癌病患中25%帶有Her-2基因指標的病患有效,其它四分之三的病患並不適用此藥。因為原本這25%的病人其實是被歸類在惡性腫瘤之類、屬無藥可治的一群病患。一個全新標靶藥物的開發讓這群病患有了再生的機會,改寫了許多病患的命運,甚至能夠戰勝病魔!雖然藥物確實昂貴,但比起生命的無價、無法取代性,這個價格也不算什麼了。

同時又因為不是每位病患皆能使用此標靶治療,配套的基因篩檢便因應而生。美國臨床腫瘤學刊曾指出傳統一位乳癌患者的平均費用是$79,181美元。但若先用基因篩檢,儘管基因篩檢費用就要$366美元,然而這些病患的醫療費用反而只有$54,738美元,節省了約$24,000美元的醫療費用。因為它省掉許多不必要、沒有效的醫療處置,病患的醫療品質提高,而整體醫療費用、住院天數等反而下降,當然這也成為癌症治療的最新黃金標準。儘管表一中每個藥物的年度費用看來驚人,但因它同時取代了傳統的開刀住院、化療、放療等等,因此結算下來整體醫療費用反而較低,病患也毋需忍受傳統聞癌色變,與相關治療所帶來的痛苦副作用。兩者相乘造就了龐大的新商機,因此各大藥廠無不卯足了勁,全力開發標靶藥物,以便搭上這列超級賺錢列車!

hspace=0

在此同時,配套的基因解碼也成為兵家必爭之地!當2000年6月26日,美國總統克林頓與英國首相布萊爾共同宣佈解開人類基因密碼,當時花費總共約三十億美元的預算來完成此一巨大工程。然而隨著科技進步,費用也愈來愈便宜,甚至有廠商說只要一百美元就能將你的基因完全解碼!表二中所顯示各家公司無不使出渾身解數,而其費用下降的速度簡直比半導體的摩爾定律還要驚人。2009年,史丹佛的Stephen Quake教授宣稱他使用Helicos Biosciences的設備,只花了48,000美元的耗材費用,就將他自己個人的基因序列解碼,這無疑是火上澆油;這下大家不但要比速度、比正確性、還要比誰更便宜!今年一月Medco更提出一千萬美元的Archon Genomics XPRIZE大賞給最先作出$1,000美元基因定序的團隊。

跑在前頭的Illumina與Life Technologies也成為各大藥廠的併購對象。原本去年初Roche 提出以67億美元購併Illumina,但因為開發進度落後而作罷。到了去年底,忽然又傳出Roche又要以81億美元購併Illumina。很顯然這場大戲才剛剛開幕而已,基因檢測這個市場到2014就有80億美元,十年之內將快速成長到250 億美元!所以Roech不是不買,而是怎麼買的問題而已。

這樣看下來,我們應該很清楚生物科技3.0版已然上演,那就是「基因檢測」+「標靶治療」。最近流行的學術術語:基因藥理學(Pharmacogenomics)或是治療診斷學(Theranostics),也正反映了這個大潮流,未來癌症治療將成為量身訂製的療程,每人皆可根據其基因型的不同,而有不同的標靶療程;癌症再也不是殺人兇手,而是成為另一種與我們共存的慢性病,就如同三高疾病一般,只要有適當的控制,一百歲甚至120 歲的壽命都是很平常的事。

因此接下來的問題就是台灣的生技公司是否還停留在代工思維,還是要勇敢的去迎接生物科技3.0!

本文由金融家月刊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