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市場瞭望台 報告內文

美股多頭趨勢不變,慎防總統大選爆冷門


2020/1/30 下午 03:43:00 提供機構:富蘭克林投顧
字級設定:

中國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擴散,引發投資人對全球景氣的擔憂,然調查期間(1/9-1/16)受到美中雙方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達成共識,美國去年第四季已公布財報的企業中,有73%的企業獲利高於預期,略高於過去五年的平均值(Factset,1/24),推升經理人對於全球經濟未來12個月將出現好轉的預期,認為未來12個月全球經濟增長將會改善的經理人比例從上月29%再度躍升至淨看多36%,帶動全球企業獲利也較上月跳升14個百分點,來到22個月的高點,推升通膨預期及殖利率曲線趨陡。

股市:新興股市利多簇擁,經理人做多科技股火力不減

展望2020年,史坦普500指數的峰值預估價連續三個月上揚,從2018年底的3022點上升到3400點,高點可能落在2020年第三季,而最大的尾端風險事件則由美國總統大選取代了蟬聯了九個月的貿易戰擔憂。大類資產上,本月經理人的現金餘額連續三個月持平在4.2%。股票部位小幅增加1個百分點至淨加碼32%,為17個月以來的高點,債券上升2個百分點至淨減碼46%,略降低全球不動產、增加大宗商品。區域股市方面,隨著美股越墊越高,經理人對於美股的淨加碼比重下滑5個百分點至4%,轉而追捧評價面較低的歐元區及新興股市,歐元區股票淨加碼比重跳升3個百分點至27%,新興股市淨加碼比重也上揚7個百分點至32%,新興股市挾帶人口紅利、改革題材、企業治理改善及評價面等四大優勢轉而成為經理人布局首選。

產業方面,經理人對於科技的看好程度仍居各產業之冠;科技產業搶搭企業數位轉型趨勢,雲端運算市場規模料將持續成長,然而在多數的經理人有志一同看多的情況下,做多科技股及成長股也一舉拿下目前市場上擁擠交易的首位,遠高於位居第二~第四名(做多投資級債、放空波動度、做多美國公債)的總和。(表一)

富蘭克林坦伯頓新興國家暨亞洲小型企業基金經理人伽坦•賽加爾表示,中國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擴散,短期將對市場情緒與整體經濟產生負面影響;與2003年SARS爆發時期相比,目前消費佔中國GDP成長貢獻度達70%以上(2003年時期不到40%),現階段消費對於經濟的貢獻更顯重要,因此我們認為,此次疫情爆發對於中國經濟的拖累程度可能較2003年時期更為嚴重。隨著中國已成為全球供應鏈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留意跨國企業面臨暫時性的供應鏈中斷風險。基於我們評估中國的經濟成長可能將至少會受到一至兩個季度的影響,中國政府在遏止疫情擴大之虞,可能將透過刺激政策(例如降息、鼓勵基礎建設支出以及刺激消費等措施)來應對經濟放緩的可能。惟中國與中國股市長期成長前景仍維持不變,大量採用科學技術、消費成長與消費升級、製造業升級以及政府的改革措施,將讓中國自目前這個充滿挑戰的階段轉變得更為強大、更能自給自足,也讓經濟成長動能有更多來源推升,對整體亞洲股市的長期投資前景依舊樂觀。

富蘭克林坦伯頓穩定月收益基金(本基金有相當比重投資於非投資等級之高風險債券且基金之配息來源可能為本金)經理人愛德華.波克表示,全球股市節節高升、企業獲利僅溫和成長且評價面偏貴,我們在2019年已經調降股債配置,同時拉高現金水位,等待危機入市的機會。目前對於全球股票的看好度維持低位,反映長期吸引力跟評價面偏高的擔憂,但並沒有過分悲觀。基金強調靈活調整資產配置並重視風險控管,目前多元佈局,網羅創新成長(科技、耐久財、醫療)、價值補漲(金融、能源、原物料)及防禦(公用事業、通訊及民生消費),穩健參與美國景氣循環末期的投資行情。

債市:美中貿易戰暫歇,避險美元及美債部位同步下滑

儘管美中在1/15正式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但針對中國對國內企業的補貼及產業政策等較為棘手的議題均延至第二階段再進行協商,第二階段貿易協商就算很快啟動、但可能也將延到美國總統大選之後才完成,經理人也預估貿易消息在美國總統大選前的影響將趨於中性,但對於簽署第一階段協議是否能激發先前受到壓抑的企業開支看法悲觀,將近七成的經理人預估庫存僅會溫和回升。而對於聯準會在大選之年的行動,也有高達68%的經理人預期將會按兵不動,而聯準會先前於2019年10月宣布,預定至少到2020年第二季的每月購買約600億美元的短天期國庫券操作可能會在六月停止或是延至第四季以後再行退出。寬鬆態度也反映在美債及美元的部位上,本月美元多單下滑,從略為加碼轉為小幅減碼,美債部位同樣下滑,接近中性,考量到隨著美股節節高升,經理人偏好的避險工具也從做

美債轉為放空美股。(表二及表三)

歐洲經濟數據仍舊溫和令歐洲央行料將維持低利率環境,經理人也預期歐洲央行升息時點將延至2021年或2022年之後,短期內都沒有調整利率分級制的可能性,歐元及核心歐債延續上月的偏空部位,邊陲歐債多單則小幅上揚。隨著英國保守黨在12月大選中獲壓倒性勝利,首相的脫歐協議獲得議會通過,英鎊大漲帶動先前做多英鎊的部位平倉,英債則從小幅減碼轉趨中性,惟經理人預估過渡期可能延續到2020年12月。美中簽訂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短期政治不確定性消除,帶動避險日圓多單出場、重新回落到2018年底的位置。美歐延續寬鬆貨幣政策,部份新興國家處於降息循環,巴西等拉丁美洲國家仍有經濟和財政改革題材持續發酵,經理人正面看待新興國家匯市。

富蘭克林證券投顧表示,由於目前全球股市位於2019年漲勢之後的相對高點,此利空成為投資人趁機獲利了結的藉口,短線先留意月線或季線技術面支撐,而消息面則須密切觀察疫情發展、中國政府政策,以及實質的經濟活動是否因為疫情升溫影響消費或供應鏈暫時性中斷而明顯放緩,若全球經濟前景因此面臨較大下行風險,預期中國政府將推出更強力的刺激政策,全球央行也將延續寬鬆貨幣政策,維繫全球景氣及金融市場表現。

值此市場可能面臨短線修正、中長期回歸基本面行情的震盪走勢,建議以債券及平衡型基金為布局首選,高息資產者中看好新興市場當地貨幣債券的投資前景,短線震盪提供加碼機會,並搭配美國精選收益複合債券型基金,兼顧平衡匯率風險及廣納各類優質收益的目標或以美國及新興市場股債平衡型基金介入,逢震盪分批加碼或定期定額皆宜。

富蘭克林坦伯頓精選收益基金(本基金有相當比重投資於非投資等級之高風險債券且基金之配息來源可能為本金)經理人桑娜.德賽表示,2020年的投資風險可能來自於地緣政治或是法規變動,以及多數債市的評價面歷經2019年的大漲已經水漲船高,無論是從基本面研究或是量化團隊的模型來看許多資產評價面合理,甚至並不便宜,團隊已於2019第四季略增加現金水位,酌量配置公債、房地產抵押債及投資等級債,側重高收益債及貸款,並納入美國以外的工業國家及新興市場債,嚴控波動並爭取低利環境下較高的收益機會。

富蘭克林坦伯頓新興國家固定收益基金 (本基金有相當比重投資於非投資等級之高風險債券且基金之配息來源可能為本金)經理人麥可.哈森泰博表示,中國冠狀病毒爆發疫情對其消費和旅遊產業的影響最重,並可能因貿易和供應鏈中斷而對全球經濟造成連鎖衝擊。由過去經驗,病毒擴散對於經濟面的影響可能相對短暫。只是,對於評價已經過貴的資產而言,受到的衝擊可能會較為顯著。為了防禦各項風險,策略上應維持高度流動資產配置和避險貨幣如日圓等,並謹慎精選新興國家債。

【美銀美林股票型經理人調查:於1/9~1/16針對199位基金經理人進行調查】

(資料來源︰美銀美林證券、2020/1/21,訪問期間為1/9~1/16,受訪對象為全球249位基金經理人,代表約7390億美元的資金流向)

(以下表格揭露截至2020年1月和之前過去9個月份的歷史數據)

(表一)經理人在各月份對全球產業投資配置加減碼比重(%)︰

產業 20201 12 11 10 9 8 7 6 5 20194
科技業 31 32 29 23 26 26 25 21 34 28
銀行 7 9 2 -10 -5 0 -8 -13 7 -1
消費性耐久財 8 12 15 11 9 9 10 12 14 8
一般工業 4 3 0 -8 -5 -11 10 -1 2 3
健康醫療 25 31 22 30 25 21 24 23 17 21
保險 1 -1 5 -6 0 -4 -6 -5 -2 -7
能源 -8 -11 -17 -19 -17 -5 0 -4 5 3
原物料 -15 -14 -16 -25 -20 -17 -14 -8 -10 -9
民生消費 -9 -6 1 9 8 5 2 5 -14 -1
通訊服務* 5 5 3 7 10 5 10 -2 4 6
公用事業 -29 -33 -22 -12 -13 -17 -20 -14 -27 -17

美銀美林證券2018/11將通訊調整為通訊服務,部位調整不溯及既往。

【美銀美林債券及外匯經理人調查:於1/10~1/15針對53位基金經理人進行調查】

表二、2020年政治不確定性對於資本支出的影響?

影響 比率(%)
第一階段貿易協無法釐清雙方的貿易規則,庫存僅會溫和回升 67%
美國大選年以及美國對於英國及歐洲的貿易談判不確定性將會影響企業資本開支大幅回升的意願 22%
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簽署將會令先前壓抑的資本開支重新回溫 11%

資料來源:美銀美林證券,2020/1/17。

表三、截至美國總統大選前,貿易消息對於風險性資產可能的影響?

影響 比率(%)
中性因子 36%
負面衝擊 25%
會有小規模的進展提振風險性資產 21%
美中貿易及美歐貿易談判有大幅進展推升風險性資產 14%
不知道 4%

資料來源:美銀美林證券,2020/1/17。

 

 

 

【以下為投資警語】

高收益債券基金警語:由於高收益債券之信用評等未達投資等級或未經信用評等,且對利率變動的敏感度甚高,故本基金可能會因利率上升、市場流動性下降,或債券發行機構違約不支付本金、利息或破產而蒙受虧損。本基金不適合無法承擔相關風險之投資人。本基金較適合投資屬性中風險承受度較高之投資人,投資人投資以高收益債券為訴求之基金不宜占其投資組合過高之比重,投資人應審慎評估。
投資中國比重指掛牌於大陸及香港地區中國企業之投資比重,依規定境外基金投資大陸地區證券市場之有價證券以掛牌上市有價證券為限,本基金投資前述有價證券總金額不得超過本基金淨資產價值之20%,另投資香港地區紅籌股及H股並無限制。本基金並非完全投資於大陸地區之有價證券,投資人仍須留意中國市場特定政治、經濟與市場之投資風險。
基金的配息可能由基金的收益或本金中支付。任何涉及由本金支出的部份,可能導致原始投資金額減損。由本金支付配息之相關資料已揭露於本公司網站,投資人可至本公司網站(http://www.Franklin.com.tw)查閱。本基金進行配息前未先扣除行政管理相關費用。
新興市場基金警語:新興市場股票型基金之主要投資風險除包含一般股票型基金之投資組合跌價與匯率風險外,與成熟市場相比須承受較高之政治與金融管理風險,而因市值及制度性因素,流動性風險也相對較高,新興市場投資組合波動性普遍高於成熟市場。
基金過去績效不代表未來績效之保證。<本文提及之經濟走勢不必然代表本基金之績效,本基金投資風險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
本公司所提供之資訊,僅供接收人之參考用途。本公司當盡力提供正確之資訊,所載資料均來自或本諸我們相信可靠之來源,但對其完整性、即時性和正確性不做任何擔保,如有錯漏或疏忽,本公司或關係企業與其任何董事或受僱人,並不負任何法律責任。任何人因信賴此等資料而做出或改變投資決策,須自行承擔結果。本境外基金經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核准或申報生效在國內募集及銷售,惟不表示絕無風險。基金經理公司以往之經理績效不保證基金之最低投資收益;基金經理公司除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外,不負責本基金之盈虧,亦不保證最低之收益,投資人申購前應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富蘭克林證券投顧獨立經營管理】投資基金所應承擔之相關風險及應負擔之費用(含分銷費用)已揭露於基金公開說明書及投資人須知中,投資人可至境外基金資訊觀測站(http://www.fundclear.com.tw)下載,或逕向本公司網站(http://www.Franklin.com.tw)查閱。本文提及之經濟走勢預測不必然代表本基金之績效,本基金投資風險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
主管機關核准之營業執照字號:101年金管投顧新字第025號 台北市忠孝東路四段87號8樓 電話:﹝02﹞2781-0088 傳真:﹝02﹞2781-7788 http://www.Franklin.com.tw


•相關基金:富蘭克林坦伯頓全球投資系列亞洲小型企業基金美元A(acc)富蘭克林坦伯頓全球投資系列亞洲小型企業基金美元A(Ydis)富蘭克林坦伯頓全球投資系列亞洲小型企業基金美元B(acc)富蘭克林坦伯頓全球投資系列亞洲小型企業基金美元F(acc)富蘭克林坦伯頓全球投資系列亞洲小型企業基金歐元A(acc)富蘭克林坦伯頓全球投資系列新興國家基金美元A(acc)富蘭克林坦伯頓全球投資系列新興國家基金美元A(Ydis)富蘭克林坦伯頓全球投資系列新興國家基金美元B(acc)富蘭克林坦伯頓全球投資系列穩定月收益基金南非幣避險A(Mdis)-H1(本基金有相當比重投資於非投資等級之高風險債券且基金之配息來源可能為本金)富蘭克林坦伯頓全球投資系列穩定月收益基金美元A(acc)(本基金有相當比重投資於非投資等級之高風險債券且基金之配息來源可能為本金)富蘭克林坦伯頓全球投資系列穩定月收益基金美元A(Mdis)(本基金有相當比重投資於非投資等級之高風險債券且基金之配息來源可能為本金)富蘭克林坦伯頓全球投資系列穩定月收益基金美元B(Mdis)(本基金有相當比重投資於非投資等級之高風險債券且基金之配息來源可能為本金)富蘭克林坦伯頓全球投資系列穩定月收益基金美元F(Mdis)(本基金有相當比重投資於非投資等級之高風險債券且基金之配息來源可能為本金)富蘭克林坦伯頓全球投資系列穩定月收益基金澳幣避險A(Mdis)-H1(本基金有相當比重投資於非投資等級之高風險債券且基金之配息來源可能為本金)富蘭克林坦伯頓全球投資系列精選收益基金美元A(acc)(本基金主要係投資於非投資等級之高風險債券且基金之配息來源可能為本金)富蘭克林坦伯頓全球投資系列精選收益基金美元A(Mdis)(本基金主要係投資於非投資等級之高風險債券且基金之配息來源可能為本金)富蘭克林坦伯頓全球投資系列精選收益基金美元B(Mdis)(本基金主要係投資於非投資等級之高風險債券且基金之配息來源可能為本金)富蘭克林坦伯頓全球投資系列精選收益基金美元F(Mdis)(本基金主要係投資於非投資等級之高風險債券且基金之配息來源可能為本金)富蘭克林坦伯頓全球投資系列精選收益基金歐元A(Mdis)(本基金主要係投資於非投資等級之高風險債券且基金之配息來源可能為本金)富蘭克林坦伯頓全球投資系列精選收益基金澳幣避險A(Mdis)-H1(本基金主要係投資於非投資等級之高風險債券且基金之配息來源可能為本金)富蘭克林坦伯頓全球投資系列新興國家固定收益基金南非幣避險A(Mdis)-H1(本基金有相當比重投資於非投資等級之高風險債券且基金之配息來源可能為本金)富蘭克林坦伯頓全球投資系列新興國家固定收益基金美元A(acc)(本基金有相當比重投資於非投資等級之高風險債券且基金之配息來源可能為本金)富蘭克林坦伯頓全球投資系列新興國家固定收益基金美元A(Mdis)(本基金有相當比重投資於非投資等級之高風險債券且基金之配息來源可能為本金)富蘭克林坦伯頓全球投資系列新興國家固定收益基金美元A(Qdis)(本基金有相當比重投資於非投資等級之高風險債券且基金之配息來源可能為本金)富蘭克林坦伯頓全球投資系列新興國家固定收益基金美元B(Mdis)(本基金有相當比重投資於非投資等級之高風險債券且基金之配息來源可能為本金)富蘭克林坦伯頓全球投資系列新興國家固定收益基金美元B(Qdis)(本基金有相當比重投資於非投資等級之高風險債券且基金之配息來源可能為本金)富蘭克林坦伯頓全球投資系列新興國家固定收益基金美元F(Mdis)(本基金有相當比重投資於非投資等級之高風險債券且基金之配息來源可能為本金)富蘭克林坦伯頓全球投資系列新興國家固定收益基金澳幣避險A(Mdis)-H1(本基金有相當比重投資於非投資等級之高風險債券且基金之配息來源可能為本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