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行員是如何應對時差反應的

[ 408 查看 / 0 回覆 ]

發新話題 回覆該主題
由新到舊 由舊到新
頭像
倒薩方法為 發表於: 2019-10-09 09:54 |只看樓主 1
一般會員 發送短訊息 t T

我的身體一點都不喜歡這種狀態。所有人都有一套自己的生理節律,由光線來決定究竟是該精神百倍還是昏昏欲睡。經常穿梭於不同時區的人對生物鐘徹底紊亂後的這種消沉感受肯定不會陌生,每每此時,總是很難適應明暗週期的快速變化。

結果便造成了時差反應,這是因為生理節律被打亂而產生的一種現象——對多數人而言,最直觀的感受就是整個人像殭屍一樣無精打采、昏昏欲睡、情緒不佳,並且容易煩躁。“我們的生物鐘並不是按照24小時設置的。不幸的是,在錯誤的時間暴露在光線中會導致你的社會睡眠時刻表與生物鐘脫節。”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疲勞對策小組成員艾琳·E·弗林-伊万斯(Erin E Flynn-Evans)說。

這是由於飛機高速飛行導致時區變化速度過快而造成的。

但有的人每天都會經歷這種巨大的身體衝擊,例如飛行員和空勤人員等機組成員。那麼,他們是如何解決時差反應(jet leg)的呢?他們是否已經對這種問題具備了免疫能力?

“飛行員的感受與我們相同,但他們通常會接受專門的培訓,學習如何抓住各種機會進行適當的休息。”弗林-伊万斯說。多數航空公司都設有疲勞風險管理項目,幫助飛行員應對時差反應——而飛行員甚至可以在感覺時差反應過強而無法安全地執行飛行任務時“請疲勞假”。


這種培訓可以幫助飛行員找到最適合自己的方法——並通過持之以恆的訓練將其變成例行公事。“剛剛開始長途飛行時,我向資歷較老的機長請教如何應對時差效應的方法,他們幾乎異口同聲地說,'我認為這不重要——你得找到對你最有效的方法。'”英國航空駕駛員、《星期日泰晤士報》暢銷書《翱翔天際:與飛行員一起旅行》(Skyfaring: A Journey with a Pilot)的作者馬克·萬霍耐克(Mark Vanhoenacker)說。

弗林-伊万斯專門為宇航員提供應對時差效應的方法——這些建議也適用於普通旅客。首先,應該時刻思考你的旅行方向,因為這決定了你小睡片刻的時機,以及應該在什麼時候考慮攝入合成褪黑素等補充劑。褪黑素是一種激素,可以幫助人體保持睡眠週期。人工褪黑素是一種頗受歡迎的安眠藥替代品(儘管它是否真的有助於緩解時差效應仍然存在爭論)。

多數人發現,由東向西飛比由西向東飛更容易適應時區變化。當神經學家勞倫斯·雷希特(Lawrence D Reht)研究了1991-1993賽季19場美國職棒大聯盟球隊的比賽記錄後,他發現當球隊前往東部比賽時,往往會比常規狀態下多失一分。

所以,弗林-伊万斯表示,如果你的航班是自西向東的,那最好提前幾天就開始早起,並打開明亮的電燈。旅行當天應該盡量避開光線——戴一副太陽鏡可以起到幫助——以便撥快你的生物鐘。當你到達目的地後,最初幾天應該打開窗簾睡覺,以便獲得充足的光線。


不過,如果你是自東向西追著太陽飛行,那就應該在出發前多熬夜,晚上也應該把自己暴露在光線中,從而調慢生物鐘。飛機上無需佩戴太陽鏡——盡量多吸收光線。“這些光效應與你的生物鐘都是相對的,所以如果你從洛杉磯到紐約,就應該把手錶保持在洛杉磯時間,確保你在紐約的早晨可以暴露在明亮的光線中,但不要早於洛杉磯時間的凌晨3點。這是一項小技巧,因為你調節生

TOP
最新快訊
國際主要指數
主要外匯
資訊
學習
會員中心
購物
分類
股票市場
財經
資訊
搜尋
排名
工具
ETF介紹
ETF搜尋
ETF排名
ETF工具
個股資料
排行
工具
新手上路
投資報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