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泡沫危機 . 科威特Souk al-Manakh交易所【金融轶事】

[ 366 查看 / 0 回覆 ]

發新話題 回覆該主題
由新到舊 由舊到新
頭像
ATOM MARKETS . 磅/日 發表於: 2018-10-12 16:45 |只看樓主 1
一般會員 發送短訊息 t T

很多歷史和財經專家都認為,人類歷史上真正的泡沫之王其實並不是前述這些,而是1980年代早期,科威特Souk al-Manakh交易所的瘋狂投機行情。或許有些人會不相信——科威特就算有石油,但畢竟是一介蕞爾小邦,又沒有瑞士和新加坡那樣的特殊光環加持,憑啥就能鬧出史上最大的泡沫?


這個讓人哭笑不得的故事,還真得從石油講起。


有錢就要炒股

1961年獨立後一段時間裡,科威特都是個天黃黃地黃黃的沙漠窮國,賺的一點錢都用於買糧食餬口了,沙漠本是不毛之地。可誰曾料想,1970年代中後期兩次石油危機後油價暴漲,一桶桶黑金運出去,一坨坨黃金搬進來,原油總儲量居世界前列,人均儲量世界第一的科威特一夜暴富。有錢了怎麼辦?坐完奔馳開寶馬、沒事桑拿頓頓龍蝦也花不完,很多人最終選擇了投資股市。在科威特人心裡,股票除開高端大氣上檔次之外,還有一樁好處,就是安全。1976到1977年,科威特發生過一次股市恐慌,腰包塞滿石油美元的政府該出手時就出手,直接砸錢買股票托市,投資者毫髮無傷。既然能救一次,將來也就能救第二次,賺錢是自己的,賠錢有政府兜著,那還怕啥?眾多科威特人高高興興地揣著分到的石油美元,懷抱著看似合理的安全感,大家一同去炒股。




可是,本國交易所上市的都是一些淡出鳥來的公司,而且全部股票撮一堆不過二三十隻。小小的盤子怎麼裝得下那麼多的石油美元,那麼多的貪婪之心?當地股市之所以那麼小,主要就是因為政府不肯輕易頒發上市許可,因為王室擔心股市可能成為投機工具——主上真是英明神武。後來,科威特股民真的鬧出了好大的么蛾子。

有人就有江湖,有錢就有股市,科威特股民發揮大無畏的主人翁精神,以戰天鬥地的豪情自力更生奮發圖強,在一片空白上建起了屬於自己的交易所——沙漠中綻開了奇葩。


山寨一個股市

這個叫做Souk al-Manakh的市場其實歷史相當久遠,只不過之前一直是買賣大騾子大馬大駱駝的,也不知道從什麼開始,慢慢就買賣起股票來了,總之到了1981年夏天,這裡已成為了一個很像樣的OTC店頭市場了。

股民的慾望是無窮的,智慧也是無窮的。在這個交易所上市的都是非科威特的其他海灣國家,比如巴林、卡達企業的股票,所以也不必去向科威特政府申請什麼上市許可,也不必受科威特相關法規和部門的監管,沒有政府,科威特股民自己也會玩得很開心——只是他們忘記了一件事,既然政府不能監管這個市場,那麼出了麻煩政府會不會援救這個市場呢?


管他呢,咱有錢咱怕啥,Souk al-Manakh的聲勢越來越浩大,迅速迎來了自己的繁榮時代,把官府交易所打壓得快混不下去了。當時的人回憶說,無論什麼時候來到這個前駱駝市場,都可以看到裡面擠滿「大腹便便的紳士,他們白色長袍的大口袋裡塞滿票據,左手捻著數珠,右手夾著香菸」。你必須承認,貴族這東東,真不是有了點糟錢,闊一兩年就能培養出來的。不過,這些盤念珠的,很多其實還只是底層交易者,真正的大亨往往都不到現場,而是通過自己的車載電話下單——車載電話,大概就相當於某些年9字頭模擬信號的大哥大。

土豪曰:哥要的就是個快活,玩的就是個心跳。Souk al-Manakh確實也太適合他們了。這裡上市的企業,名義上的經營範圍從房地產到家禽多種多樣,但實際上基本都就是個「殼」,連資產存不存在都值得懷疑,利潤就更是免提,甚至有一半連年報都不發。據歷史記錄,最終這個山寨交易所總計有54家離岸企業的股票在交易,而且這些企業大多是1979年,甚至1980年才成立的。你為了炒股建立市場,我為了讓你有股可炒創建上市公司,大家玩的都是一樣一樣的……再山寨個保證金


不過,只要一支股票每月都漲20%,甚至漲50%,誰會去管代碼之下到底是什麼鬼。就像美股靠著美聯儲的寬鬆政策一牛好幾年,結果之一就是很多基本面分析師被炒了魷魚——反正肯定是個漲,要你幹嘛?感謝今年8月的全球股市動盪,估計這些分析師應該可以二次上崗了。

客觀說,單靠著投資者手裡的石油美元,確實能讓市場發燒,但還燒不死人,燒死人得「澆汽油」——也就是得有槓桿。可是,偉大的股民誰攔得住?科威特股民幾乎在山寨了一個交易所的同時,又山寨了一個保證金系統。

總之結果就是,在相當於這些股民財富N倍的資金托舉下,股市漲得越來越讓人看不懂了,而越漲大家胡來的膽子就越大。1981年,Souk al-Manakh市場所有股票平均的年漲幅是63%,還能保持淡定的人只能說都是柳下惠級別的修養,自然也像柳下惠一樣罕見。

這些沙漠中迷途的傻「駱駝」,慾望蒙蔽了他們的雙眼。他們只看到如果自己讓投資增加兩倍三倍,就會獲得更大利潤,卻忽視了硬幣的另一面——萬一市場沒漲還跌了,他們就會債台高築,甚至破產。


海灣之星冉冉升起

可當時,眾人確實是High到停不下來了,而且不單單是科威特,整個中東都沸騰了,Souk al-Manakh都成為了人們日常談論的話題。錢少的人只能羨慕嫉妒恨,錢多的人乾脆來一次說走就走的旅行——巴勒斯坦土豪坐著火車來了,埃及土豪坐著輪船來了,巴基斯坦土豪坐著飛機來了,從五湖四海為同一個目的走到一起來了:這一刻,我們的名字都是Souk al-Manakh人!

資金持續瘋狂湧入,泡沫在1981年漸入夢境,不少股票甚至一個月就能漲一倍,漲十倍的也不少見。一支叫做海灣工業開發公司(Gulf Company for Industrial Development)的股價,甚至一個月內變身為之前的五十倍。股票令人瞠目的利潤和天文數字級別的槓桿之下,只要上一次廁所的工夫,市場上就會又誕生不知道多少個千萬富翁和億萬富翁。既然是股票就能漲,投資者當然見股票就買,既然投資者見股票就買,企業界和商界當然也不會放過IPO分一杯羹的機會。IPO市場也迎來了極度繁榮,既沒有客戶也沒有產品的騙局公司一夜間遍地開花,這些企業往往是既沒客戶,也沒產品,只是可以合法地繞過科威特政府的監管而已。


曾經,一群人聯手投資一個1000萬美元的房地產投資項目「海灣醫療大廈」(Gulf Medical),但最終流產,正不知如何是好之時,突然想到了這個神奇的市場。他們為挽回自己的損失,喬裝改扮上市了。就這樣的IPO居然也獲得了令人瞠目的成功,超額認購2600倍,「整整一周時間裡,每天從中東各地寄來的認購表格都能裝滿一兩飛機之多」。投資銀行僱傭了40位埃及教師,來處理這些堆積如山的文件。此後短短几個月,海灣醫療獲得了800%的漲幅,原本以為會賠本的那群投資人都賺得盆滿缽滿。

像這樣的騙局股票哪怕是「殼」,但至少還是原創,而Souk al-Manakh市場的奇葩當然遠不止於此。這一市場上交易的股票當中,不少正是為投資這一市場的股票而建立的投資公司所發行的股票。有點像繞口令?這還沒完,因為還有以這些投資其他公司的股票的投資公司的股票為投資對象的投資公司的股票,簡單點的繞口令說就是「基金的基金的基金」——很多招股說明書上就是明明白白這麼寫的。不消說,這只能讓整個市場上的股票越來越彼此交迭,讓泡泡越吹越大。必須承認的是,會說繞口令的,腦子都比較好使,這些投資公司或曰基金,乾的幾乎都是快進快出,讓小散埋單的買賣……




「騎士團」要一統江湖

發病最嚴重的時刻,八位投機者組成了一個「騎士團」,當然,他們不是要去打聖戰,而是要一統Souk al-Manakh江湖。這一番壯美的事業當然離不開槓桿,他們總計開出了總計550億美元的遠期支票。手筆最大的「騎士」是賈西姆-穆塔瓦(Jassim al-Mutawa),一個才20齣頭的小伙子,是國家護照辦公室的一個普通工作人員,自己一個人就開出了140億美元的支票。

給我一個支點,我就能撬動地球——前面也說過,懂得這番道理的人已經很多,遠不止「騎士團」的幾位,「最後,以這些本質上其實毫無價值可言的股票為基礎,人們總計開出了估計2.9萬張支票,面額大約930億美元」。1982年年初,Souk al-Manakh市場的成交量已超過35億股,總市值也從50億美元膨脹到了1000億美元。儘管科威特的人口在全世界排在130多位,但他們股市的盤子卻僅次於美國和日本,高居世界第三。1982年底,「普通股票的股價都是每小時翻一番,只要是買股票,不管多高的價格都沒人覺得貴」。

除了打得焦頭爛額的兩伊等少數國家之外,整個中東都傾倒在了Souk al-Manakh的石榴袍下,不過,西方媒體倒是有不少質疑的聲音,認為這樣的畸形繁榮是不可能持久的。對此,滿懷民族自豪感的科威特股民不屑一顧:這次不一樣;我們的政府不會看著崩盤不管的;你們西方人不了解我們的國情;你們沒見識過真正的石油經濟和石油財富……如此之類。

永別了新紀元

幸福的牛市都是相似的,不幸的泡沫卻各有各的不幸,不過,有一點,所有的泡沫概莫能外--投資者都堅信自己是進入了「新紀元」。科威特版的「新紀元」,最主要的基礎就是兩點,首先,海灣地區的石油繁榮會千秋萬代,其次,政府在需要時肯定會捨身相救。

是真的嗎?還記得那個騎士團的大手筆,開出140億美元支票的穆塔瓦嗎?一切的終結就是從他的支票開始的。1982年8月,一位並不叫做蓓蓓的女性投機者要求賈西姆-穆塔瓦在到期前兌現一張遠期支票,結果發現他根本沒有任何償還能力。轉眼間,Souk al-Manakh紙牌屋灰飛煙滅,成百上千的投機者陷入違約絕境。

萬千科威特股民可憐巴巴的雙眼齊刷刷看向了他們的領路人:您該起床救市了。結果政府雲淡風輕地從嘴角擠出了三個字:救nimei!

畢竟,這個交易所與科威特政府幾年前救援的正規股市不同,這完全是一個繞開本國監管,交易一大堆空殼,純粹為了投機,與實體經濟毫無關聯的所在。不過,可能更重要的是,泡泡吹到這麼大,這盤子連科威特政府也接不住了,何況科威特政府最近手頭也緊巴 -- 由於供過於求,原油價格疲軟,科威特1982年的原油收入只有1980年的四分之一。

踩在Souk al-Manakh身上令其永世不得翻身的最後一隻腳是來自新財政部長阿卜杜拉提夫-哈馬德(Abdelatif al-Hamad),他表示自己「在股市已漲到如此神經錯亂的地步時無意予以支持」。希望的星火徹底熄滅,Souk al-Manakh的暴跌是如此突然和戲劇性,甚至用「崩盤」來形容似乎都欠妥當,因為「根本就沒有任何買家」。

1982年9月,科威特財政部命令對所有可疑支票進行清理,計算出無價值股票的總面額達到910億美元。平均每一個科威特人,不管是男人、女人還是孩子,都為全球史上最大的投機瘋狂承擔了9萬美元的損失。整個國家的貿易萎縮成了涓涓細流。

不久後,科威特政府迅速關閉了Souk al-Manakh市場,建起了一個新的交易所,這就是今天的科威特證交所……




TOP
最新快訊
國際主要指數
主要外匯
資訊
學習
會員中心
購物
分類
股票市場
財經
資訊
搜尋
排名
工具
ETF介紹
ETF搜尋
ETF排名
ETF工具
個股資料
排行
工具
新手上路
投資報稅